点评各国政府在中国地震发生之后的政治表现

时间:2019-06-07  author:宿暂  来源:云顶娱乐  浏览:13次  评论:100条
(作者:北京流浪猫)我并不否认有关自然灾害的救援工作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但也没人可以否认在这一人道主义行为的背后却暗藏着政治的博弈。关于这一点,远的例子我就不举了,就拿本月初在缅甸发生的导致十多万人死亡和失踪的风灾来说吧。
  
  风灾发生不久,美国便赤裸裸地提出派他的航空母舰和军用运输机帮助缅甸政府运送救援物资。这个假援助、真干涉的把戏恐怕就连小孩子都哄骗不了。所以缅甸军政府一开始就明确拒绝了美国的这一建议。于是整个西方媒体就炸开锅了,一致谴责缅甸政府置人民生死于不顾,拒绝“国际援助”的态度。有些性急的甚至赤裸裸地提出来要以武力强行打开国际“人道”救援的大门(比如法国电视二台新闻主播David PUJADAS)。
  
  然而,西方的政客们毕竟要比他们的媒体现实的多,他们清楚地知道缅甸政府背后的实力。经过了与缅甸军政府数天的讨价还价,最终形成了一个双方都不丢面子结果――缅甸允许美国军用飞机载着救援物资在仰光机场降落。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实际上又是一场大国博弈的结果。
  
  一般来说,通过灾害救援要达到的政治目的通常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比较直接、具体的目的。比如:对受灾国来说,救灾时期通常会形成一段时间的权力集中,有经验的政治家会利用这一时机不露声色地进行内部的整合;对救援国来说,他们可以派驻军队以救援的名义对受灾国的政府进行控制、在救援人员中夹杂些间谍来趁机刺探受灾国的情报,或者通过参与到灾后重建而使得受灾国对援助国在某些领域产生依赖等等。在第一种目的达不到的情况下,政治家们通常会追求另一种比较间接的政治目的,那就是为自己树立良好的形象以争取民心。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受灾国还是援助国都是一样的。要知道能争取到受灾国民众的好感对援助国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外交资本。
  
  这种伴随在救灾活动中的政治的追求是不会因为人们的厌恶而消失的。既然它是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我们就必须正视它。这次512汶川大地震一方面是一场人类的大灾难,从另一方面来说,它也为各国的政治家们提供了一个集中表现的空间。在这里他们的政治目的和政治技巧均在各国民众的眼里都一览无遗。今天是灾害发生的第10天,各种救援工作也已经接近尾声,现在也到了该为他们打分和做小结的时候了。
  
  中国:获得了政治上的大捷
  
  首先看看中国。中国是这次灾害的受害国,无论从人道的角度还是从经济的角度,损失都是十分的惨重的:截至目前为止,有41353人遇难,数座城镇被毁,经济损失难以估计。但在政治层面上,中国却收获颇丰。由于胡温决策正确、指挥果断,中国的民众达到了自文革结束以来空前的团结,胡温的声望也在民众当中如日中天,以至于那些准备好了来挑毛病的西方媒体面对中国政府快速的反应和信息的透明竟然无从下手了。
  
  另外,这次地震不仅没有成为境内外反华实力可供利用的一个机会,相反地,其中一些反华势力的生存空间反被大大地压缩了(FLG就是个最好的例子)。现在竟然形成了这样一种局面,那就是谁反对中国政府,全球华人就反对他。这可是某些人做梦都不想看到的呀。从此之后,任何反华势力在向中国发起进攻之前都不得不好好地掂量一下与15亿华人为敌的后果了。
  
  中国人对“势”的理解和运用是这个地球上其他民族所无法望其项背的。胡温更是这方面的高手。可以预见,胡温取得了初步胜利之后是绝对不会收手的。他们一定会利用这一契机来加紧完成对内部的整合。结果如何,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从投入产出的角度看看精明的美国和倒霉的沙特
  
  美国政府在这次中国地震后的表现再一次向世人展现了他那精明的商人本色。美国政府这次捐献了只有区区的50万美元,这与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的身份多少是有点不相符。网上虽然也有一些抱怨美国小气的声音,但这些抱怨很快被另一种声音所掩盖了:那就是美国媒体,其中也包括像CNN这样反华的急先锋,对中国救灾活动的一系列正面的报道(有些报道让我感觉只有在人民日报中才会出现)。说实话,美国媒体这次如此地向中国的主旋律靠拢的确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再加上美国众议院不失时机地通过一项决议,就中国四川大地震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向中国表示同情和慰问。美国政府在中国民众心目中的形象可以说得分不少。应该说,美国人只是做了一些他们该做的事情,可他们得到的却远远超过了他们所付出的50万美元。
  
  与美国相反,沙特则多少给人留下个冤大头的感觉。在写沙特的时候,我有点犹豫,因为这样议论一个为我们提供政府捐助最多的国家,我总觉得多少有点不厚道。可事情摆在这里,视而不见也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我只是希望那些为沙特打抱不平的人别把砖头向我这扔,要砸就去砸那些多事的网民。
  
  沙特政府这次向中国地震灾区捐献了5000万美元现金和1000万美元物资。虽然咱中国现在腰包也鼓鼓的,可人家和咱非亲非故的,一下子掏了这笔巨款,也着实让普通中国老百姓震动了一下。可不幸的是偏偏有一些好事者非要把沙特的这次捐款和它上次在美国遭受“卡特里娜”飓风时的捐款作一比较(上次它捐了一个亿),结果这就使得沙特此次捐巨款在中国所产生的影响大打折扣了。
  
  日本:无论是政府还是民众的表现都应该给加分
  
  日本政府的捐款有5亿日元,但几乎没给人留下什么印象。倒是下面的这些报道给人印象深刻:首先,在救灾一开始有人质疑中国拒绝外国救援队的时候,福田是第一个站出来替中国解围的外国政治领袖。他以板神地震时日本也没有接受外国救援队的为例,表示理解中国政府的决定。我想即便是最反日的中国人也会对这一表态表示钦佩的。其次,日本的媒体和民众这次也暂时放下了对中国的敌意,对中国所遭受的灾难表示了极大的同情。国民整体素质之高让人不得不佩服。还有,日本文部省减免了来自地震灾区的中国留学生的学费。这一措施表明日本非常知道如何才能赢得中国民众的好感。最后,日本救援队在获准进入灾区救援之后,一直兢兢业业地工作,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和指责。所有这些给人的印象是:小泉时代真的结束了,中日关系的春天又一次到来了。应该承认,这次日本的所作所为的确将中国国内的反日情绪化解掉了不少。看来我们今后在和日本争夺亚洲领导地位的斗争中还有不少工作要做啊。
  
  俄罗斯:正在精心塑造自己中国的亲密朋友的形象
  
  俄罗斯总统是第一批向中国发出慰问电的外国元首之一(5月13日)。第一批到达中国的外国救援物资是从俄罗斯发出的(5月14日)。此后,俄国又向中国发送了三批救援物资。俄罗斯救援队也是第一批进入灾区参与救援的外国救援队(5月16日)。此外,俄罗斯还以最快的时间在彭州地区建立了一个战地野战医院来为地震中的伤者提供治疗(5月21日)。所有这些给人的感觉都是实实在在的,而且都是在低调中进行的。当一个人遇到困难的时候,只有他最亲密的朋友才会在他身边默默地提供各种实实在在的帮助。我想这正是俄罗斯试图要告诉我们的。
  
  被遗忘的英国和德国
  
  我实在是想不起来这两国国家在这次赈灾中到底做了些什么,以至于不得不翻看前些天的新闻,才找到了英国捐了100万英镑和德国捐了50万欧元的报道。所以,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评论。因此,请了解情况的网友能将这部分内容补充上。
  
  令人刮目相看的加拿大
  
  中新社消息:加拿大联邦政府在为中国地震灾区捐助了100万美元之后,十五日又宣布,加拿大民众每为中国四川地震灾区捐一块钱,政府就跟进一块钱,不设上限,不设截止日期。
  
  加拿大现在的右翼政府自从上台以后,一直强调对人权的保护是加拿大立国的基本的价值观,并多次以人权为借口和中国政府作对,中加关系曾一度因此而紧张。我一度曾附和过一些人的观点,认为随着中国在对加经济地位中的重要性的增加,加拿大右翼政府会从一个理想主义者转变成一个现实主义者的。然而他们5月15日的决定让我不得不认为他们是这个地球上最有理想的一群右派。他们既向世人再一次表明了他们依然信守从执政历来所一直强调的最基本的价值观(人权),又非常巧妙地赢得了中国政府和民众的好感。其政治技巧之娴熟的确让人钦佩。
  
  法国:失去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法国自从被美国稀里糊涂地忽悠到了反华的最前沿,就一直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继续反华代价太大,退下来可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梯子。前些时候写的拙作《裸奔的法兰西》说得就是这个意思。
  
  512地震可以说给法国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法国和加拿大的情况有些相似的地方,萨总统刚一上台时也提出了要把人权的保护作为其外交的主轴。因此,他完全可以借这次机会大打人道关怀的牌,以赢得中国政府和民众的好感,从而跳出火炬事件给两国关系所造成的阴影。而不同的是萨总统对人权外交仅仅是说说而已,可没有加拿大人那么一根筋。他除了例行公事般地向中国表示了一下慰问,似乎并没有像上面的一些政治家那样做出些让中国人心里感到热乎乎的举动。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他的慰问信和亲临中国使馆的吊唁都被中国网民忽略了,而他在中国使馆的一个小小的疏忽却被中国网民死死的纠着不放。
  
  要说萨总统是因为个人生活的事比较多把这个问题给疏忽了话,那么法国其他搞政治的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也都集体噤声了呢?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在火炬在巴黎传递的时候能有几十位国会议员能打着标语站出来以保护人权的名义来支持搞藏独得喇嘛,这时候竟没有哪怕是几个议员站出来象美国的议员那样提出个什么哀悼地震遇难者的提案呢?为什么在911的时候能有法国政治领袖向民众大喊今天我们都是美国人,而在中国遭受如此大的灾难的时候就没有人出来喊一声今天我们都是中国人呢?要知道这样做只是动动嘴皮子,根本不需要花什么成本就能赢得中国人的心啊。要知道赢的15亿华人的好感给法国带来的利益要是用再多的金钱也无法衡量的。
  
  看来法国已经没有政治家了,甚至连合格的政客都没有,因为那些在法国搞政治的人既没有政治家的远见卓识和洞若观火,也没有老练政客的趋炎附势和见风使舵,现在在这个欧洲近代思想大国――法国玩政治的竟然都是些政治低能儿。
  
  法国真的堕落了!